武汉网站建设公司

news center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武汉网站建设

女团混战时代:谁将重新定义中国养成型偶像市场?

微视互动:2017-08-18     阅读数:311       标签:

 

 

 

  两年之前,很多人对中国的偶像产业普遍不看好,认为中国无法诞生出像日本那样“国民级”的偶像团体。然而就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中国的女团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相继成立出道,他们运营的基础模式,则往往以日本最著名的女团AKB48作为了范本。

  在很多粉丝以及从业者看来,AKB48成功的关键其实是在于“养成”。通过偶像团体的日常表演、握手会,以及竞争激烈的排位赛等手段,粉丝们不仅拥有了大量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渠道,同时也能从中见证偶像的一步一步的成长以及蜕变。

  虽然这看上去是一桩十分美好的生意,但这些女团却也不得不面对更为残酷的现实。由于中日两国养成型偶像市场存在不小的差异,完全照搬复制日本女团那种基于地域特征的做法几乎成为了不可能,再加上中国用户对于偶像的要求有所不同,所以这些中国女团也正寻求着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径。

  其实对于不少中国的“饭圈”的用户来说,他们通常会以偶像本身、养成方式、流量这三个方面来评判他们心中所喜爱的偶像团体。实际上,这也正是决定一个女团是否能够在中国养成型偶像市场成功的关键所在。

  素人or科班?

  在很多人眼中,AKB48的最大特点其实是在于,其成员中存在着大量的素人偶像。所以中国的很多养成型女团在成员选拔的过程中,往往都会效仿AKB48,吸收大量的素人偶像进入。

 

 

  然而从这些年中国养成型女团的发展路径看来,素人偶像虽然能够让处于垂直小众领域的粉丝所接纳,但是一旦想要拓展到大众领域,素人先天的“艺能不足”就成为了一项不小的阻碍。

  比如说中国资格最老的养成型女团Lunar,由于其成员绝大部分都是一群深受二次元文化影响的素人,所以这个女团在发展的过程中,往往更亲倾向于为游戏、动画厂商演唱主题曲,或者是在各大漫展以及ACG相关活动中进行公演。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住了Lunar未来的发展路径,让其很难突破小圈子的束缚。

  再比如现在已经开始尝试大众化的SNH48。在与日本AKS公司“正式决裂”之后,SNH48在整体的运营方式上已经开始尝试本土化战略,除了维持原有的剧场模式之外,各类综艺节目、电视剧中我们也纷纷可以看到不少SNH48的团体成员的身影。

  但问题在于,这种本土化战略也对艺人本身的“艺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除了鞠婧祎、李艺彤、黄婷婷等少数艺人拥有在大众领域表演的实力之外,其他素人偶像的综合能力,尤其是最基本的唱功方面仍然不容乐观,比如GNZ48在出道公演时所唱的《我的祖国》就曾沦为了不少网友的笑柄。

 

 

  正是由于素人偶像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很多新兴女团在成员的艺能培养上就格外重视。例如心动娱乐于2016年3月推出的ATF女团,就在出道前曾远赴日本“特训”了三个月。而像蜜蜂少女队那样的女团则更为严格,甚至采用了韩系偶像,或者说日本杰尼斯事务所那样严格的练习生模式来选拔训练艺人,其中绝大部分的练习生均有专业艺术院校的背景。

  相比起素人偶像,有科班背景的艺人其实更容易被推向市场,“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思维惯性,让“专业”成为了是否能够成为偶像的先决条件,而这也就决定了女团本身的“产品质量”是否能够过关。至少在现阶段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相比起讨喜的人设,有颜值有唱功有舞技的偶像显然是更加容易圈粉的。

  粉丝如何参与养成?

  顾名思义,养成型偶像的关键就在于,普通的粉丝也能够参与到偶像的“养成”当中去。所以很多女团往往都会选择在某一个城市中建立线下剧场,并通过固定时间举办的公演来与粉丝进行面对面的互动与交流。

 

 

  对于粉丝来说,到剧场看偶像们进行公演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除了能够亲眼见证心中所喜爱的偶像一步步成长之外,现场演出带来的震撼感往往是无法用网络所替代的。再加上握手会这种能够面对面接触偶像的互动形式存在,所以剧场对于女团的发展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由于地域限制,一个剧场往往也只能辐射到某一个城市的粉丝群中,而这种问题在幅员辽阔的中国显得尤为突出。所以相比起日本,“总决选”的意义也由此有了微妙的不同。至少对于那些远在其他省份城市的粉丝来说,参与总决选其实早已变成了他们与偶像之间互动的最重要手段。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女团都能够举办总决选,毕竟这需要足够多的成员数来支持。目前在中国举办过总决选的女团总共有两家,一家是目前发展时间较长,人数已经超过300人的SNH48,而另一家则是仅时间成立一年,成员数却已经达到100人的蜜蜂少女队。

 

 

  总体来说,SNH48的总决选基本上延续了日系女团的一贯传统——谁的粉丝力量大,谁就能在未来获得更多的曝光度以及资源倾斜。而蜜蜂少女队则不同,该女团的“总决选”是从众多练习生中进行选拔,并以人气以及艺能的双重考核来决定正式出道的人选,是一种混合了韩系、日系偶像运营特点的人大比拼。

  所以在偶像养成方面,中国的女团已经开始结合中国养成偶像市场的实际情况,进化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方式与方法。相信随着这些女团的不断壮大,我们在剧场建设以及总决选的方式方法上,会看到更多不一样的形态出现。

  如何利用合理运营带来流量?

  AKB48之所以能够成为日本“国民级”偶像组合,除了稳定亲民的产品表现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凭借秋元康的渠道,AKB48甚至能够在一个月内出现在电视上超过140个小时(其中黄金时段超40小时)。所以对于一家女团来说,合理运营所带来的流量其实非常重要。

  目前在中国的众多女团中,运营失败导致人气低迷的案例可谓是不计其数。

  比如欢聚时代为了推广旗下推出的女团1931,不仅耗资8000万在广州为其建设了一个堪称“土豪级”的演出剧场,还凭借YY的流量资源为其公演的直播导流,1931的直播间甚至一度占据了YY客户端底部菜单按钮的位置。不过,这些强势资源的扶持推广并未让1931火遍全网,反而是2017年1月参加了《奇葩大会》的已毕业成员马剑越,为这个女团打开了知名度。

 

 

  再比如在运营过程中强调全原创、全真唱、兼顾学业的IDOL SCHOOL。由于制作人是原日本早安少女中国籍成员钱琳,所以IDOL SCHOOL在女团的打造上其实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而这家女团给粉丝以及外界的印象也同样是属于稳扎稳打。然而在运营过程中由于对流量的忽视,也导致了IDOL SCHOOL的人气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这家女团显然遭遇到了水土不服的境地。

  在中国养成偶像市场,最行之有效的引流方式莫过于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了。就以现在的实际情况而言,这些女团参与到各种综艺节目的模式大概能够分为两类。

  第一类就是直接与综艺节目进行合作,比如前文提到的1931马剑越以及SNH48的许多成员,她们就曾多次参与到当红综艺节目的录制中。

  而另外一类则是为女团量身打造一档综艺节目,这是最近一两年来才出现的一种全新方式。比如2016年3月浙江卫视就曾推出过一档名为《蜜蜂少女队》的综艺节目,邀请了吴奇隆和谢霆锋来担任“总教头”,而这档综艺节目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为女团引流,并通过节目的选拔从练习生中选出第一批出道成员。

  此外,包括《加油!美少女》 、《最强女团》等以偶像为主题的综艺,其实也是出品方为了推出女团而制作的选秀节目。

 

 

  对于女团来说,曝光率虽然非常重要,但是如何通过这些曝光让流量转化为粉丝,却是一件技术活。2017年4月,在某网站的活动中因“爆冷”获得了“最受欢迎组合奖”的ATF女团,就被指暗箱操作,受到了包括EXO在内的诸多组合粉丝在内的大量攻击。目前该女团成员在微博几乎销声匿迹,所有信息以及成员状态变为统一由官博发出,整个组合进入为期6-10个月的“充电期”,期间将减少商业通告等业务。

  单从经济收益上看,养成型偶像看上去确实很美,它已经逐渐拓展到了以90后、00后为主的年轻人市场。有数据统计,仅2016年,全中国就诞生了超过200个大大小小的女团,但这个数据与日本相比却仍旧存在较大的差距,这个市场目前仍未达到饱和状态。

  在这样的一个女团混战时代,只有在偶像本身、养成方式、流量这三个方面认真细致打磨,才可能从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如何根据中国市场的实际需求,进行养成模式以及运营手段方面的调整,不仅是现在摆在众多中国女团面前的共同问题,也是最终打造出如同AKB48那样“国民级”女团的关键所在。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1594.html (转载请保留)